泰戈尔文集——小媳妇

呵,新郎官!呵,心上人!

那年幼无知的女孩与你结了婚,

在你宽敞的住宅游戏,

消磨无聊、寂寞的日子--

她只道你是玩友,当你走近。

呵,新郎官!呵,心上人!

她不会梳妆,不会打扮,

蓬乱着头发不感到羞惭,

每日百余次用泥土

塑毁她的小屋,

以为是操持家务,心里坦然。

她不是梳妆,不会打扮。

长辈对她严肃地说,

“他是你夫君,你的神。”她显得惶惑,

良久想不出该怎样

为你陈设供养--

偶尔想起对你顶礼,玩具撇在身侧。

遵照长辈交待的规则。

躺在洞房花榻上,

枕着你的手臂她睡得不香,

对你的喁喁情语毫无反应,

浪费了美宵良辰--

你给她戴的项链不知什么时光

丢弃在花榻上。

只有当电光闪烁,天下暴雨

可怖的黑暗遮天盖地,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玩耍的念头丢在九霄,

用劲地抓住你,心里瑟瑟颤栗,

当电光闪闪,天下暴雨。

我们曾暗自担心,

你踹踢幼稚的女孩犯下罪行。

你心里觉得可笑,

因你满意她的娇小。

立在游戏室门口,你注视她什么举动?

我们是为你瞎操心

你有你的主意,

看到你足前她有朝一日停止游戏,

为你拾掇卧室

在窗前恭候你,

别离的片刻,她会觉得长如百世。

你有你的主意。

呵!新郎官!呵,心上人!

你可知道坐在地上的女孩与你结了婚?

洞房里虽然静寂,

你仍为她置了嵌珠椅子,

欢乐的甘露斟满了金樽。

呵,新郎官!呵,心上人!

1905.8

本文链接:https://shangxi8.com/meiwen/677.html
© 2017-2022 古诗词赏析吧 | 古诗大全 | 诗词名句 | 国学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