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

 
作者: 清代   纳兰性德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碎。
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

()
(mèng)
(lìng)
·(·)
(wàn)
(zhàng)
(qióng)
()
(rén)
(zuì)
(wàn)
(zhàng)
(qióng)
()
(rén)
(zuì)
(xīng)
(yǐng)
(yáo)
(yáo)
()
(zhuì)
(guī)
(mèng)
()
(láng)
()
(yòu)
(bèi)
()
(shēng)
(jiǎo)
(suì)
(hái)
(shuì)
()
(hái)
(shuì)
(jiě)
(dào)
(xǐng)
(lái)
()
(wèi)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译文

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碎。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
千万顶行军毡帐之中,将士们酣歌豪饮,酩酊大醉,满天繁星摇曳,那星空仿佛摇摇欲坠。狼河阻隔,回家的梦,被那河水滔滔之声搅的粉碎。闭上眼睛,让梦境延续吧,我知道,梦醒之时,更加百无聊赖。

参考资料:

1、盛冬铃纳兰性德词选:远流出版公司,1988
2、施议对纳兰性德集:凤凰出版社,2011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注释

万帐穹(qióng)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zhuì),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jiǎo)碎。
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
穹庐:圆形的毡帐。
归梦二句:言家乡远隔狼河,归梦不成。
纵然做得归梦,河声彻夜,又把梦搅醒。
狼河:白狼河,即今大凌河,在辽宁省西部。
解道:知道。

参考资料:

1、盛冬铃.纳兰性德词选:远流出版公司,19882、施议对.纳兰性德集:凤凰出版社,2011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赏析

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碎。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

  歌词以穹庐、星影两个不同的物象,于宇宙间两个不同方位为展现背景,并以睡梦和睡醒两种不同的状态通过人物的切身体验,揭示情思。布景与说情,阔大而深长。

  王国维论诗词之辨,既曾提出“诗之境阔,词之言长”,亦曾提出“明月照积雪”“大江流日夜”“中天悬明月”“长河落日圆”,此中境界,可谓千古壮观。求之于词,唯纳兰性德塞上之作。

  尘世中总有着夜阑独醒的人,带着断崖独坐的寂寥。就算塞外景物奇绝,扈从圣驾的风光,也抵不了心底对故园的冀盼。

  诺瓦利斯说,诗是对家园的无限怀想。容若这阙词是再贴切不过的注解。其实不止是容若,离乡之绪、故园之思简直是古代文人的一种思维定式,脑袋里面的主旋律。切肤痛楚让文人骚客们创作出这样“生离死别”、这样震撼人心的意境。

  那时候的人还太弱小,缺乏驰骋的能力,要出行就得将自己和行李一样层层打包。离别因此是重大的。一路上关山阻隔,离自己的温暖小屋越来越远,一路上昼行夜停风餐露宿,前途却茫茫无尽,不晓得哪天才能到目的地,也可能随时被不可预期的困难和危险击倒。

  在种种焦虑不安中意识到自身在天地面前如此渺小。这种惶恐不是现在坐着飞机和火车,满世界溜达的人可以想象的。归梦隔狼河,却被河声搅碎的痛苦,在一日穿行几个国家的现代人看来简直不值一提。

参考资料:

1、施议对.纳兰性德集:凤凰出版社,20112、安意如.当时只道是寻常: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作者

纳兰性德简介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1655-1685):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族,满洲正黄旗,清初著名词人。性德少聪颖,读书过目即能成诵,继承满人习武传统,精于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均有一定造诣。康熙十五年(进士。授三等侍卫,寻晋一等,武官正三品。妻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赐淑人,诰赠一品夫人,婚后三年,妻子亡故,吴江叶元礼亲为之撰墓志铭,继娶官氏,赐淑人。妾颜氏,后纳江南沈宛,著......

①如梦令:相传为后唐庄宗自制曲,中有"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句,因改今名。

②穹庐:圆形的毡帐。

③归梦二句:言家乡远隔狼河,归梦不成。纵然做得归梦,河声彻夜,又把梦搅醒。狼河:白狼河,即今大凌河,在辽宁省西部。

④解道:知道。

这首词是作者于康熙二十一年扈从东巡时所作。此词描写了表现了深沉的思乡之情,以及作者对官场生活的厌烦。这首词在写景上相当成功,开头两句"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尤其广为传诵。

细读纳兰词会发现,豪放是外放的风骨,忧伤才是内敛的精魂。“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一句无限风光惊绝。人尚留在“星影摇摇欲坠”的壮美凄清中未及回神,“归梦隔狼河”的现实残酷已逼近眼前。帐外响彻的白狼河的涛声将人本就难圆的乡梦击得粉碎。

奇怪的是,这阕被王国维许之为豪壮的《如梦令》让我最先联想起的并非“黄昏饮马傍郊河”的箫壮,而是李易安“绿肥红瘦”的清廖。也许容若本身透露的意象就是如此。 人沉醉,却非全醉。尘世中总有着夜阑独醒的人,带着断崖独坐的寂寥。就算塞外风光奇绝,扈从圣驾的风光,也抵不了心底对故园的翼盼。 诺瓦利斯说,诗是对家园的无限怀想,容若这阕词是再贴切不过的注解。其实不止是容若,离乡之绪,故园之思简直是古代文人一种思维定势,脑袋里面的主旋律。切肤痛楚让文人骚客们整出这样了“生离死别”这样震撼人心的词。 那时候的人还太弱小,缺乏驰骋的能力,因此离别是重大的。一路上关山隔阻,离自己的温暖小屋越来越远,一路上昼行夜停风餐露宿,前途却茫茫无尽,不晓得哪天才能到目的地,也可能随时被不可预期的困难和危险击倒。

在种种焦虑和不安中意识到自身在天地面前如斯渺小。这种惶惑不是现在坐着飞机和火车,就可以满世界溜达的人想象的。归梦隔狼河,却被河声搅碎的痛苦,在现代人看来简直不值一提。何必做梦呢,直接视频或者电话就好了,多少话也说得尽,不必可怜巴巴寄望于梦中还家。 今人已经习惯把自己的世界掌握在可以掌握的范围之内,既明哲保身又胜券在握,何乐不为?当一座都市大的可以容纳成千上万人,而你又来去自如时,故乡的概念也被虚化。只要你愿意,可以和某人老死不相往来;或者转身把自己投入人海,今天在南半球,明天就出现在北半球。故乡的血液在现代人身上流失殆尽。 像听一场古老的戏曲,看一场皮影戏,读古人留下的诗词常浮起这样的心意。那里没有石头森林钢筋铁塔,没有无休止的工作和无法派遣的压力。桃李芳菲的场景下是人在其间踏歌漫行,时光漫漫,足可用来浪费。他们即使有哀痛,依然似不识人世愁苦的稚子。 读到这阕词的时候会有一点落寞,静静地滴下来。

这首小令开头较为豪放,而结尾却归于万般无奈,道出了词人北巡时的清冷心境。

此词镂景刻情,表面写景,实是叹息人生际遇之多舛,仕途之蹭蹬,表达了强烈的时空感和一个觉醒者的孤独意识。蔡嵩云《柯亭词作》云:“纳兰小词,丰神迥绝”,“尤工写塞外荒寒之景,殆扈从时所身历,故言之亲切如此”。纳兰身历此情此景,清醒地意识到“我”作为“独立的这一个”的存在。此时,时代虽历“康乾盛世”,然封建君主制的衰落与腐朽已毕现于“烈火烹油,锦上添花”的背面。少年早慧、颖悟过人的纳兰,过早地认识到了这一点,自然成了那个时代惟一醒着却无路可走的人。故其笔下的塞外风光,在草露蕴藉、亲切可人之外,还具有了独特而朴素的形而上的孤独意识。

纳兰容若曾与康熙北巡,此令概北巡期间所作。“穹庐”应指北巡行营的围帐,“万帐”即形容规模庞大,时已入夜,如此大军却悄然无声,此处写静。“人醉”,醉眼再加上野外天低,所以“星影摇摇欲坠”,此处显动。星影摇晃下,人也沉沉睡去,欲梦回家乡,却“又被河声搅碎”。人身不得还,连梦也不得还。又能怎样呢,还是睡去吧,纵然无梦,但也无知无觉,总好过醒时的寂寞无奈。

以前总觉得纳兰词的风骨就是豪放、大气,今夜细读之下,竟然读出些许忧伤的精魂。

“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一句,无限风光惊绝,曾被王国维评为“千古壮观”。可人尚留在“星影摇摇欲坠”的壮美凄清中未及回神,“归梦隔狼河”的残酷现实已逼近眼前。帐外响彻白狼河之水滔滔奔腾,将乡梦无情击碎,苍凉的孤独无处可解。

人沉醉,却非全醉。独对塞外星辰、沙场群帐,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之“醉”,还是众人皆醒我独醉之“醉”?

“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终于在欢喜之后体会到苦痛,却难以脱身逃离。

一醉一坠一碎,一醒一睡一味,情景对照,写尽了纳兰内心深层惆怅、伤古的情怀。恍若看到,旷世时空之间,一个茕茕孑立的独弄清影。

猜你喜欢

  • 纳兰性德
  • 写景
  • 思乡
  • 豪放
  • 如梦令
© 2017-2022 古诗词赏析吧 | 古诗大全 | 诗词名句 | 国学典籍